建筑設計中如何開窗?或者說,如何做立面?

發表日期:2015-12-30 16:43:08 瀏覽次數:12

相信我,并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有這樣的困惑。


“先生,恕我冒昧的提個建議。我覺得,對于這樣一座雄偉的建筑來說,四樓和五樓之間的柱頭的渦卷裝飾太文雅了??瓷先ニ坪醪捎脦钛b飾的束帶層會比較得體?!?/P>

“說得對,我也正想這么說。帶狀的束帶層……不過……不過你看,那樣做就等于要減少開窗,是吧?”


“是的,”吉丁說,他此刻的語氣,比他和同學討論時更為謙卑和恭敬,“可是窗戶比起建筑物正面的尊嚴來說就不那么重要了?!?/P>

這是《源泉》里吉丁第一次獲取弗蘭肯信任時二人關于古典復興立面做法的討論,作者刻意營造在現代建筑到來前行業里因循守舊和矯揉造作的氣氛。感謝柯布的條形窗,感謝通風照明系統,我們在立面設計上仿佛擁有了比過去更大的自由度;只是諷刺的是我們依然在這種自由度里因為像小說人物一般的執念而捉襟見肘。


為什么Daniel Libeskind有時候會濫用猶太人博物館這個案子里傷痕般的斜窗?

 


為什么OMA喜歡空間化結構+幕墻的組合?

 


為什么越來越多的設計師喜歡用落地玻璃窗或者干脆不在外墻上開窗?

 


這些做法是走向最優解,還是暗示著一種模式化的妥協,且沒有真正探討應該討論的問題?


那么


什么是該討論的問題?


我還真喜歡不了Michael Graves的波特蘭大廈,但對于立面分層用以呼應來自行人和行車不同速度和角度的視覺體驗的說法相當買賬;

 


雖然我吐槽OMA在大項目中守著巨型結構+填充幕墻的萬金油手法不放,但是RemKoolhaas早在波爾多住宅里考慮到業主身體狀況的開窗還是讓人很受啟發;

 


還有Geoffrey Bawa,這個近幾年我一直在研究的富二代,他會因為想要保證下雨天的通風而仔細的設計一扇窗戶。

 


還有今天新鮮出爐的,FCB(喂,此處不是那些個蹴鞠豪門的縮寫)的首席之一Peter Clegg來系里做講座,在提到他們在利茲做的學校綜合體時用一個展開的裙樓立面表示連續窗墻比和熱輻射值以及不同玻璃選擇的關系。


 

所以,你會發現,用什么樣的手法并沒有個固定套路,對于一般的建筑來說,我是比較支持有原由的設計的“唯理派”。


對于怎樣找到可以印證到設計中的理由,除了多看多想外,以自己的理解提供兩個建議:


第一,前期分析

好的基地分析和微氣候分析可以尋找到一些微妙的突破口,它們并不一定指名一種設計方式,但是會幫你篩選自己的想法。我在專欄里以Moneo的Murcia市政廳的立面為例做了分析。

 

不看僧面看什么面?/施主你氣候分析沒有 - 無端端的歉意 - 知乎專欄


第二,手工模型

為此,特意借用《監獄學園》里面的一個梗來激勵各位:

 


把計算機語言為邏輯的參數化設計放在一邊暫且不談,請不要忽視傳統建筑設計構思中手工模型推敲的意義。很多時候,我們會花大力氣做個展示模型,但實際上有效率的工作模型才是最可貴的。這是6年前同學一起推敲模型的情景(模型的主人現在在WOHA上班)。真正把一個至少1:100的模型做出來,拿在手上端詳,放在基地上比較,換個屋頂,砍掉一截立面,與昨天的那個模型比一比,喊同學過來看一看,這樣的回報會比草圖或者電腦模型更準確,這也是為什么大型事務所一直沒有擯棄手工模型這個環節。

 


好了,之所以把建議控制在兩條,之所以把建筑師的名字有意留成英文,就是希望你自己去繼續探索,建筑實在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山東中元建筑設計有限公司 SHANDONG ZHONGYUAN IN ARCHITECTURAL DESIGN CO.,LTD.
友情鏈接: 臨沂市建設工程施工圖審查中心 臨沂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 臨沂勘察設計網 臨沂市規劃局
版權所有 地址:臨沂市蘭山區聯安大廈22層    魯ICP備16000271號-1